奇趣分分彩奇趣腾讯分分彩官网平台app

上海物资保供战:电商物流链路堵点溯源

周应梅2022-04-15 23:4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周应梅 钱玉娟 任晓宁 4月11日,小秋在叮咚买菜上又没抢到菜。小秋父母居住在上海市宝山区顾村镇羌家村,这一带以群租房居多。3月23日下午,该地开启封闭式管理,由于顾村镇没有团购,小秋每天五点半起来,在叮咚买菜给父母抢菜。

“直到29号才抢到一些菜”,小秋4月12日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政府有物资派发,但不足以支撑父母两个人的消耗。

上海消费者李丽,为了抢菜要定时蹲守几个APP。早上,6点守叮咚买菜,8点征战盒马,没抢到继续转到大润发、山姆等。4月12日,以为掌握了抢菜技巧的李丽6点打开叮咚买菜,结果没有抢到,8点盒马再次战败,之后打开大润发还是没有抢到,再点开山姆终于抢到了一个单。

李丽对4月12日对记者表示,目前叮咚、山姆、盒马都可以买到物资,不过得靠抢。其他平台,附近的大润发李丽看到消息是被征用了,没法下单;小区附近的美团买菜站点关了一段时间了。

4月8日,京东APP上海地区能下单了,许多上海居民开始疯狂下单。不过物流延迟再次挑动上海居民的神经。4月12日,很多上海消费者反馈,下单后京东物流发货一再延迟,送达时间也延后至4月22日。但是,物资紧缺的上海居民早已不能等待。

如今,物资到达上海隔离居民手中前,整条物流链的堵点有哪些?曾让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强大供应链体系缘何暂时失灵?

望穿秋水的最后100米

4月11日早上,小秋姐姐找了一个跑腿小哥采购东西给他们父母。364元,买了肉、豆腐、鸡精、蛋黄酥、面包。其中买的三斤肉,主要是鸡肉和猪肉,总价达到了315元,每斤肉单价都不一样,65元一斤、100元一斤、150元一斤。另外,所需支付跑腿费用是100元。

当天,小秋父母所在村开始售卖盲盒,盲盒100元一个,里面三四样东西,“数量很少”。晚上每户村民又收到了一些蔬菜和一个冷冻鸡。4月12日,村民收到了第四次派发物资,是一盒鸡蛋,一共30个。

除了叮咚买菜,4月9日,小秋也可以在京东下单,后来订单显示无法配送就退了。

小秋说,最难的是最后100米的问题,有时候即使抢到了也会出现退回的情况。

“没有人愿意给这些地方送。短短100米,却让很多家庭望穿秋水。”小秋说,完成送达还需要依靠志愿者。

下单成功后小秋会收到提示,APP显示的订单配送环节是:待分拣情况,分拣完成后会给提示,之后订单由配送员开始配送,用户点进去可以看到配送员信息以及他的实时位置。

小秋希望团购能在村庄实行,“各类平台不应该直接拒绝配送,村庄也需要‘尽量尽快尽时尽力’进行物资的补给和配送。”

市内通行证

李伟是上海某地产公司的员工,由于家在封控区,处于足不出户状态。长达一周的水果“断供”后,为了解决自家需求,同时为同小区的人提供服务,他选择在周末两日化身团长,组团买水果。

联系了多个商家后,李伟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水果供应商赵女士。“有的不能送货到小区,有的要他们自付运费,基本上一次就要500元左右”,李伟曾经联系过一个浦东的商家,因为运输车要跨江,运费直接翻番,“至少千元起。”

李伟所在的小区,有不少自主成团来购买日常生活所用物资的,这些货物多是商家通过货拉拉配送过来。李伟最终确定的这位水果商家,给出的水果价格也包含了运费。疫情防控下,物资运输过程中会发生很多的不可控因素,初作团长的李伟希望,“商家能承担起随时变化的运费风险。”

4月11日,李伟才拼了一单,当时运送的司机就反馈,从浦东到浦西不仅需要跨江,中间还设有很多检验检疫的关卡,既繁琐还会“堵”。

水果供应商的赵女士透露,目前不是任何一辆货车都能承运,像货拉拉司机需要拿到政府核发的通行证,还要做好防疫检测和消杀防护。“拿到证件的司机和车辆数量很少,导致运输费用很高。”在供应一些社区团购需求时,赵女士坦言“别说赚钱,有的还得贴钱进去”。

保供期间将水果价格设定包含运费后,让赵女士在完成一些团购订单时,光运输费用上就投入不小。“有时叫不到车,运费就要往上一直加。某单运费若提高太多,这单下来几乎就没了利润。”

对市内运输难点,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崔丽丽也有所了解。崔丽丽在这次上海疫情中,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参与组织小区的社区团购,现在她所参与组织的两个团长社群超过了800人。崔丽丽和网购商会公益团队(以下简称团队)一起负责联系供应商,解决供货问题。

崔丽丽联系的供应商除了有货之外,配送能力也是必备条件。“东西在大仓里,出不来没有用,因为现在运力最紧张。”崔丽丽曾碰到过一个情况,有品牌商的车因疫情防控因素被封闭在叮咚买菜大仓中,找第三方运力再去运送,出价一天5000元都找不到人。

崔丽丽听到过一些第三方物流企业,物流配送人员有时会在路上关卡被例行检查时没收通行证的情况。“只能说物流配送这块,运力突发状况会比较多,很多时候,配送人员要配送到后半夜。”

货拉拉一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官方在上海承接了少量政府和企业侧的保供需求,参与保供运输的司机可以解决通行证件问题,“有部分司机以个人身份参与保供运输,可在企业协助下办理通行证。”上述货拉拉内部人士表示,上述持证可保供运输的司机数量并无精确统计。

不过,从上海、长春等地在疫情防控封城期间的整体表现,“可以直观地看到,运力人员短缺确实存在问题外,相对而言同城货运受阻较小,主要是跨城运输更为严重一些。”上述货拉拉内部人士表示。

上海张江大学城菜鸟驿站站长刘凯宇,在驿站停业后“转型”为附近封闭管理的社区进行物资采购。据他讲述,运水果的车辆进不了市区,都停在了上海外环高速附近。他几乎是每晚8点左右,开车到高速附近的仓库去批发水果。

仓储关:一个阳性病例带来封仓风险

上海居民王清4月12日向记者反馈,开始隔离后的10天多是吃泡面配罐头度过。

4月8日,王清发现京东能够“敞开了”预订。“像看到救星一样,”他立马下单了超过1300元的食物,包括速冻食品、饼干和肉罐头、水果罐头。

王清一再确认,其填写了上海的地址,是可以付费的,下单后显示4月9日至10日可以发货。4月11日,王清发现,订单一再延迟,要到4月22日才能发货了,他在4月11日选择了退货。

4月12日许多消费者反馈,京东上海地区的快递送达时间将延期到4月22日,此事引发了消费端的讨论。

4月8日晚,京东公布首批8万件母婴物资已经抵达上海。京东集团CEO徐雷在4月8日晚连发两条“朋友圈”表示,将开足马力尽最大努力支援上海,提及货物、运力都不是问题,京东已整装待发,“终于可以使劲了。”4月9日京东官方宣布,全力支持上海等地抗疫保供。

一位接近京东的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在宣布支援上海,之前京东为疏通堵点进行了多方沟通,但是在实际履约的时候问题还是出现了。

据了解,此前因疫情管控,在上海疫情初期市内仓已无法发货,后续江苏的昆山仓一直是上海的主要供货仓。

接近京东的行业人士也对记者表示,江苏昆山地区工作人员有人被确诊为阳性,部分仓被封。另外,昆山拥有京东的大型分拣物流中心。还有部分仓能使用,主要的问题是,“昆山到上海目前也无法打通。”这位接近京东的行业人士4月12日对记者表示,在4月11日国家层面下发保障货运司机通行文件通知后,情况依然不乐观。

除了上海之外,北京、南京等地区的消费者也反馈,京东物流被一再推迟,从当日达、次日达,延迟到一星期后送达。有京东第三方商家对记者表示,京东在上海和北京仓被封了一部分,出库会受到影响。

崔丽丽合作的一位供应商曾遭遇过被封仓的情况。此前该供应商也是叮咚买菜的供应商,有两部货车曾运送产品到叮咚买菜大仓,结果因为疫情管控需要被封闭在仓里。“运送过程会受这种情况影响,不确定性非常大。”“全国大概有五分之一的转运中心被封控了,基本上物流网络已经残缺,整个上下连通关系完全打乱了,时效会受影响,成本也会受影响。”中物联货运专家、罗戈研究院长潘永刚告诉记者,只要疫情还处在持续散发状态,这种不稳定性会一直存在。

不过上述京东第三方商家提到,上海现在已经有几个区能收到快递。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一位上海青浦区的居民在4月12日收到了4月9日下单的京东快递。不过京东APP上她还有11个订单预计4月24日送到。

前述上海青浦区居民收到的京东快递上标注了配送链路:物品由苏州接货仓出发,在浦西淀山分拣中心完成分拣,最后送达上海京华营业部站点,之后,由站点配送给消费者。

该上海青浦区的居民表示,快递被配送到小区门口,还要由物业进行消毒,再经过志愿者帮忙送到她所居住的一楼门口,由自己到这个地点取。

前述接近京东的行业人士表示,京东物流一再延迟还有一个原因是订单暴增后,缺乏末端人手。他表示,在居委会和街道办的防疫要求下,很多配送人员无法释放出来,出来之后就无法回社区。在外配送的人员,大多居住在仓库,生活条件有限。

前述京东第三方商家还提到,还有快递小哥被陆续感染,一个人感染就会影响整个站点。

王清表示,运力不够,可以做一个提示,“我情愿被告知没货,今天家里的东西就少吃一些。”对于上海地区物流延期送达问题和近日物流恢复情况,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了京东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关键一环:干线物流

虽然有推迟,上海电商确有恢复迹象。王清在4月14日收到了3月30日下单的天猫快递,是他买的肉罐头。

这个快递物流显示,此前3月30日这个包裹进入了上海嘉定转运中心分拣,分拣完成发出后一直没有更新。4月14日,物流更新显示,经过干线司机揽收,运输进入网点,之后分配给快送员,到王清所住的小区由门卫代收。王清表示,因为无法出门,最后是由保安送到家门口。

王清的快递能否恢复配送,干线物流是一个关键环节。兴业证券数据显示,疫情对交通运输业带来了较大影响,拿上海来说,对比3月29日(全域封控前)的数据,上海封控区整车流量同比去年下跌约40%,4月8日(全域封控后),上海封控区整车流量同比去年下跌已达到近80%。

这场冲击也是全国性的,兴业证券数据显示,当前全国公路货运总流量指数相比 2019年同期已下滑20%,而在吉林、辽宁、福建等疫情严重地区,公路货运整车流量指数甚至直线下跌。

因此除了市内,跨省货运的冲击也比较大。来自山东聊城的郑伟,每天都能看到上海疫情相关的新闻,在得知有运送物资的机会后,郑伟报名成为了送菜司机。备上几瓶水和些许面包后,4月3日晚,郑伟驾车从聊城苇园蔬菜种植基地出发了。换作以往,近千里行程,最晚十个小时也能到达,而这一次,郑伟足足开了17个小时才顺利抵达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街道,与社区及志愿者们完成了3000多箱、3万斤新鲜蔬菜的交接。

张成亮是淘菜菜的一名干线司机,他参与了淘菜菜支援上海的蔬菜物资运送。4月10日下午6点,张成亮的货车从武汉出发了。尽管车辆持有核发的跨省运输临时通行证,基地也为司机准备了水、面包和泡面等物资箱,考虑到高速服务区不确定能否停靠以及排队检查等情况,张成亮在路上不敢多喝水,渴了就抿一小口,饿了啃上两口面包。为了节省时间,他甚至在路过高速服务区时尽量不下车,累了就在驾驶室眯一会儿。

从武汉到上海,900多公里路程,原本用时9个小时的行程,张成亮却用了十几个小时,只因路上要经历层层检查。经过高速口时,张成亮能看到各地车牌号的大货车停靠,但驶入上海后,他发现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和车辆。

夜行近千里来到上海,在快速交货完成后,张成亮驾车驶离。“一路上有太多未知。”虽然疲惫,可在把货安全送达上海后,张成亮说,“安心了”。

4月11日晚,国办印发《通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为确保交通主干线畅通,通知要求不得随意限制货运车辆和司乘人员通行等举措。

不可缺少的货和人

多位上海居民表示,目前社区团购仍是隔离期间的主要购物方式。不过还有很多区域和小区此前没有社区团购。

不过团购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有一次李伟发出了苹果的团购信息后,商家却反馈货量不足,只能取消掉订单。后来,商家会给李伟一个名单,上边列出货源充足的品类。“刚开始大概五个品种的水果可供大家选择,不限品类,成箱成箱买,凑够50箱就可以。”

李伟组团的第一单,在达到59箱时就截止了。这么做,有他的考量:数量太大,整理起来容易出纰漏,另外物资太多也会给小区志愿者带来压力。

水果供应商赵女士在保供阶段定的起送标准是“至少50箱”,这几乎是所有商家的统一要求。另外,商家供应的品类要看货源保障能力,“假如货量不足,一旦成团后再退就会很麻烦。”

“我们没有集采商,供应的货品量也不多,基本上一天就是三四个套餐,蔬菜、大米、鸡蛋、鸡肉和鸡肉、水果、面条和面粉,这些比较基本的。”崔丽丽联系的货源方,主要是蔬菜生产基地和品牌生产商,大多是原本做BtoB这种食材配送企业,他们原本没有连接消费者的能力,崔丽丽和团队在中间就承担了链接和筛选货品的角色。

崔丽丽提到,在日用品和防疫物品上,她会给团长介绍一些可以供货的电商平台信息。4月5日之后,隔离时间进一步延长,小区团订单量暴增,崔丽丽和团队又需要找新的供应能力更强的供应商。

崔丽丽看来,上海市内存在的物资原本足够供应市民。不过,疫情管控之下原来的零售链路当中,终端消费者和零售界面的链接大大减少。原本有电商快递、线上即时零售和线下渠道,现在只剩在线即时配送这个渠道,配送运力也远不如疫情之前。“整个零售渠道供应,大概缩小到了原来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除了货之外,解决运力问题,最缺的还是人。包括配送人员、分拣人员和志愿者等。

“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这是上海疫情刚暴发时,毛文剑的第一感受。

毛文剑是叮咚买菜康御站的站长,他所在站点地处浦东新区康桥镇秀浦路的创研智造园区里,服务配送的片区,主要辐射周边4公里内的三大社区,约有20个小区。

周边封控小区实现保供,对于毛文剑来说,最难应对的是,“物资来货量特别大,单量暴增。”据他讲述,从最开始涨百分之三四十,“截至到现在,涨了大约百分之七八十的样子。”换算下,平常日订单在1500单,如今每日单量保持在2000-3000单。

“一夜之间就起来了。”毛文剑至今都记得3月底的一天,站点订单峰值高达4100单,“那天忙下来,头都炸了。”他向记者描述爆单的场景,站内所有能吃的东西全部卖出去了,“包括公司研发的预制半成品,都卖光了”。原本一天两班倒的配送员,都加班至晚上近9点。下班后,毛文剑围着店里转了一圈,“货架都是空的”。

原本站内配送人员有十几人,爆单让毛文剑不得不紧急招人,“增加运力,保证充足的人员去配送。”尽管站点内没有配送员被封禁居家的情况,但记者从配送员赵玉玺口中得知,20多天前,房东电话通知他,住处封闭管理后,便没再回去。

崔丽丽表示,在即时配送电商中,比较缺的还包括分拣的人员。美团公司副总裁毛方此前4月7日在上海市举行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上表示,买菜难主因为分拣配送能力不足。据记者了解,美团买菜近期从北京、广州、深圳、武汉等地各地调配近千人熟练分拣人员驰援上海。

大多数快递无法进入社区,在最后100米配送中还要依赖志愿者。

一位上海隔离居民表示,之前是住户自己到小区外卖点取,之后小区出现阳性之后,就无法出家门了。政策管控也会出现浮动。现在没有办法拿配送的物资,理论上居委会安排志愿者配送,但是上述上海隔离居民表示没有要求过,主要是现在人力不够。“当家里还没有到特别紧缺的时候,就把运力让出来给更需要的人。”

崔丽丽也提到,从最后100米来讲,每个小区情况都不一样。像一些老旧小区,缺乏志愿者的,或者阳性病例比较多的社区,不建议去做团购。因为,可能潜在的感染风险,让志愿者参与配送也有风险。阳性病例多的小区,可能艰苦一点,尽量以政府配发为主。

李丽所在小区,团长都是小区的居民,团长开团需要向居委会报备。配送到小区之后,有阳性的楼是“大白”派送,其他楼则由志愿者派送。

(应受访对象请求,小秋、李丽、王清、郑伟、李伟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TMT新闻部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人物采访、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zhouyingmei@latouillet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