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分分彩奇趣腾讯分分彩官网平台app

【金融观察】俄卢布绑定黄金、出口卢布结算,怎么看?

王永利2022-04-16 00:34

王永利/文  多重因素影响下,4月14日,美元兑卢布汇率报收80.89,卢布汇率已收复俄乌战争爆发以来的跌幅;就此,亦引申出以人民币结算的假设想象。真相如何?

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随即俄罗斯遭到美欧等不少国家力度空前的联合制裁,包括冻结俄罗斯央行和政府在这些国家的储备资产、将选定的俄罗斯银行从SWIFT剔除等,对俄罗斯卢布汇率及金融市场稳定、对外经贸往来与金融交易开展等带来重大冲击。

俄罗斯被迫予以应对,其中,最重要的举措就是宣布将卢布与黄金绑定,并对“不友好国家”进口俄罗斯天然气以卢布结算,推动卢布汇率大幅反弹,3月底即恢复到战争爆发前的水平,由此引发国际社会关于美元等国际货币安全性乃至国际货币体系将深刻变化,很快进入“布雷顿森林体系Ⅲ”的高度关注。不少人也强烈呼吁中国应该高度警惕国际局势剧变可能带来的风险,借鉴俄罗斯的做法,人民币应尽快脱离对美元等外汇储备的依赖,更多地与黄金或其他战略物资挂钩,大力推动对外贸易以人民币结算。

而从卢布绑定黄金与出口卢布结算的推出、反响与可持续性来看,对此,还需要仔细论证、准确把握。

推出

2月26日美国及欧盟、英国、加拿大等联合声明,将冻结俄央行及政府在这些国家的储备资产,将选定的俄罗斯银行从SWIFT的系统剔除。

之后美国不断加大对俄制裁力度,包括其他发达国家在内的不少国家也加入这一制裁行列,使俄罗斯央行超过一半的储备资产无法动用,一些实体与个人的资产也遭到冻结,俄罗斯遭受世界上最严厉的制裁,其对外经贸和金融交易受到严重影响,俄罗斯卢布随之出现大幅贬值。到当地时间3月10日,莫斯科交易所卢布兑换美元汇率盘中一度跌破150:1,而在俄罗斯发起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的2月24日,卢布对美元开盘汇率为83.2:1。

作为应对,俄罗斯央行2月28日宣布当天起将基准利率提升1050个基点至20%,并增加美元市场供应。同时宣布限制企业和居民从银行账户中提取外币的额度,并加强企业外汇收入结汇管制,禁止银行在未来六个月内向客户出售外币,不允许外国客户出售俄罗斯证券等。

3月23日,俄罗斯宣布,从4月1日起,“不友好国家”进口俄罗斯天然气需用卢布结算,即推动“出口卢布结算”。这成为推动卢布汇率反弹的重要转折点,随后卢布对美元汇率大幅攀升,当日收报于97.7:1。

3月28日俄央行宣布,将以每克黄金5000卢布固定价格从银行买卖黄金(远低于国际市场上每克黄金超过6000卢布的价格),即推动“卢布绑定黄金”。同时声明,因央行和政府的外汇储备被冻结,俄将用卢布偿还对俄制裁国家的债务。

3月3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提议,扩大需要用卢布结算的出口清单至包括石油、金属、化肥、木材和谷物等。

在多重因素影响下,到4月14日莫斯科交易所收盘时,美元兑卢布汇率跌破80.89,已经收复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卢布汇率的跌幅。

反响

美欧等发达国家自2020年开始纷纷实施力度空前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政府负债与央行规模急速扩张,已经推动通货膨胀率自2021年二季度开始超预期迅猛攀升,其货币贬值原本就让大量持有这种储备资产的国家和个人遭受很大损失。美欧等国冻结在其境内的俄罗斯官方储备资产乃至部分实体与个人资产,并将俄罗斯部分银行剔除SWIFT的做法,不能不让很多人对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签署后形成的,以美元为中心,以发达国家货币为主体的国际货币的安全性、公平性深感忧虑;不能不引发大量发展中国家的高度警惕。

俄罗斯在遭受制裁后,很快推出一系列应对措施,特别是推动卢布与黄金绑定、出口卢布结算等,很快推动卢布汇率大幅反弹,金融市场趋于稳定,着实让很多人大为震惊与赞叹。不少人认为俄罗斯的应对举措卓有成效,是向金融主权独立迈出的重要一步,“打了一场教科书般的货币反击战”,将在很多国家产生模仿效应,推动国际货币体系从美元与黄金固定挂钩(1盎司黄金对应35美元)、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相对固定挂钩(汇率波动不超过±1%)的“布雷顿森林体系Ⅰ”,到1971年8月美国单方面宣布废止美元与黄金固定挂钩、国际货币体系随后彻底转化为国家信用货币的“布雷顿森林体系Ⅱ”,将加快转变成为以黄金和大宗商品为支撑的“布雷顿森林体系Ⅲ”,将形成一种新的国际金融秩序,打破美元的垄断与霸主地位,区域货币时代即将到来,中国将成为推动这一转变的重要力量和最大受益者。

在中国,也有人呼吁,必须高度警惕美欧等国制裁俄罗斯的做法可能复制到中国的风险,借鉴俄罗斯的做法,尽快脱离对美元、欧元等国际货币的依赖及资产摆放,推动国家外汇储备多元化,增强人民币与黄金及其他战略物资的捆绑,加快推动对外贸易人民币结算,切实增强中国货币与金融的自主性和抗风险能力。

可持续性

在卢布的海外储备非常少的情况下,俄罗斯宣布卢布与黄金绑定,对不友好国家出口天然气用卢布结算等,的确在短时间内推动卢布汇率大幅反弹,效果超出人们的预期。但这种做法需要什么条件、是否可持续、能否轻易效仿等,还需仔细论证。

首先,对出口产品以本国货币计价结算是有严格条件的。

当拥有不同货币的国家之间发生经贸往来,首先需要明确采用那种货币进行计价结算。一般而言,选用本国货币,可以减少结算成本和汇率风险,但对方就会相对增加结算成本和汇率风险,所以,这就存在交易双方的博弈问题,一般将由交易中更有影响力或话语权的一方做出决定,可以选择本国货币,也可能选择更具国际流动性的国家货币作为计价结算货币。

在世界各国按照“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综合比较与广泛选择过程中,就确定了各国货币的国际地位,并由此形成国际货币体系。一国货币并不是想成为国际货币,就能成为的,必须得到其他国家的广泛认可与接受才能现实;只有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最为强大国家的货币,才可能成为国际中心货币(综合国力并非只是经济实力,更不是仅指当年新增产值GDP的世界排名,而是包括教育、科研、经济、军事、法律、文化、发展潜力等诸多因素在内的综合实力,而且必须充分对外开放,才能具有强大的国际影响力);国际货币越单一,其运行效率就会越高,越分散效果就会越差;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不是只有好处,其货币管理也将承受来自国际上更多的冲击和挑战,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和责任。

俄罗斯推动天然气等出口用卢布计价结算,将与原来采用美元或欧元等外币计价结算形成不同的运行方式和影响结果:以美元或欧元等外币计价结算,美欧等国进口方可以直接用本国货币支付,并要求俄国的清算银行要在美欧等国清算机构开立相应的外汇账户,俄国的出口商要将获得的美元或欧元等外汇结汇成卢布才能使用,俄方将承担更多的结算成本和汇率风险。以卢布计价结算,则要求美欧等国进口方要能够获得足够的卢布,包括能够用外汇或黄金从俄国的银行购买到足够的卢布,其清算银行需要在俄罗斯清算机构开立卢布账户,进口方将承担更多的结算成本和汇率风险。另外,开在俄国的卢布清算账户也还存在难以自由兑换和调回甚至可能被冻结等资金安全问题。

由此,能否用卢布计价结算,是有严苛条件的:只有俄罗斯产品对进口方具有不可或缺、无可替代的地位,进口方才可能被动接受,否则,进口方就可能取消从俄罗斯的进口,使俄方用卢布计价结算的要求完全落空。对俄罗斯而言,由于受到美欧等国的制裁,也难以像原来那样,其天然气出口愿意用美元、欧元等国际货币计价结算,更多地换取国际货币以增强与国际社会的经贸往来与金融交易等。正因如此,俄罗斯推动出口卢布计价结算,主要也是从欧洲及其依赖性较强的天然气开始,今后也可能扩大到具有竞争力的石油、粮食、化肥、金属、木材等产品和相应的国家。但对这些产品进口没有依赖性的美国等国家而言,这种要求没有任何影响力。即使是对欧洲,一旦未来摆脱了对俄产品依赖性较强的局面,也完全可能拒绝用卢布计价结算,甚至可能完全断绝与俄罗斯的经贸往来以及SWIFT的连接。

基于俄罗斯与美欧等发达国家的力量对比,以及美国仍在推动相关国家加大对俄制裁和对乌援助力度,从较长时期看,俄罗斯出口用卢布计价结算的潜力并不大。

其次,对卢布绑定黄金的可持续性更需准确评估。

实际上,黄金货币,或者金本位制货币,历史上早就有过,但最后全部都退出货币舞台,被国家信用货币所取代,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黄金作为一种储量有限的自然实物,其供应量根本跟不上可交易财富价值增长的需求,要么为保证货币供应而造成货币品质大幅下降并引发货币危机,要么就会因货币日益短却而严重阻碍经济社会发展,是无法保证货币总量与可交易财富的价值规模相对应,无法在保证货币充分供应基础上保持货币币值基本稳定的。国家信用货币彻底从可交易社会财富中脱离出来,不再绑定任何一种和几种实物,才能做到一国货币总量与该国可交易财富的价值规模相对应,成为纯粹的“价值尺度”与“价值索偿权”,并得到全社会最高级别的国家主权和法律保护,才能使货币具有全社会最高级别的信用和稳定性。所以,这种货币被叫做信用货币,也叫做主权货币或法定货币。

作为信用货币,货币总量是与财富的价值规模相对应的,财富是货币的基础,货币只是财富价值的表征物与索偿权证,脱离财富的货币将失去价值。而货币是为财富交换服务的,失去货币的有效支持,财富的交换就会严重受阻,财富价值就会大大削弱。交换则是充分实现财富价值的重要渠道,平等互利、公平公正的交换,是充分扩大财富需求、减少财富浪费、发挥财富价值、促进社会分工、加强思想交流、提高劳动效率、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最重要的推动力。供求关系决定着财富实际的价值,越是供不应求,单位财富的价值就会越高,并会带动投资和生产的扩大;越是供过于求,单位财富的价值就会越低,甚至完全失去需求成为毫无价值的废品,并带动投资和生产的萎缩乃至停止。因此,必须积极推动市场经济发展和充分对外开放,经济全球化发展是人类社会必然的选择。闭关锁国,不能充分引进国际资本、产能和需求,一个国家即使拥有非常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也可能无力开发或难以变现,即使温饱不成问题,也难以分享和跟上国际先进的发展成果,难以成为发达国家,难免在激烈的世界竞争中陷入“封闭就会落后,落后才会挨打”的困境,其货币难以被他国广泛接受而成为重要国际货币。

当然,经济全球化发展,必然要求与之配套的合理的全球一体化治理体系,以保证世界的平等互利与公平正义。但现实是,全球一体化治理体系建设远远落后于经济全球化发展,以一国主权货币作为国际流通货币,国际秩序和金融体系更多地受到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控制,美国动辄发起对其他国家的经济金融制裁,甚至单方面冻结和没收他国合法资产,由此引发日益严重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矛盾与冲突,的确对全球经济发展与世界和平带来巨大威胁,包括国际货币和金融秩序在内的世界治理体系亟待深刻变革。

但是,现在再想回归金属货币或者形成与黄金及其他重要商品固定挂钩的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Ⅲ”,纯属货币发展理念上的倒退而不是进步,可能在极端情况下用于应急,但绝对不可能长久维持。就像布雷顿森林体系一样,在二战爆发将原有的国际货币体系冲垮后,作为一种应急选择曾经发挥出重要作用,但很快就出现黄金供应不足严重束缚国际货币供应的问题,即使当时美国聚集了远超现在俄罗斯的黄金储备,也无法承受美元扩张后他国的黄金挤提,最后只运行了25年即宣告崩溃。

可以肯定的是,在卢布的国际储备非常少的情况下,推动卢布绑定黄金与出口卢布结算,会在短期内对稳定卢布汇率与金融市场产生重要作用,但基本上也只能是无奈的应急选择,难以长期持续,更难以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重大冲击,对其影响不应过高估计、过于夸大。实际上,与近期卢布汇率大幅反弹不同,到4月14日,俄罗斯RTS股票指数只有941点,远低于2月23日的1204点,仍处于2014年以来的底部区域,更能反映出投资者对俄罗斯经济发展和影响力的预期。

对俄推动卢布绑定黄金与出口卢布结算的做法,我们不可能简单模仿并急于与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脱钩。在当前美欧与俄罗斯直接对抗、形势尖锐复杂多变、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极大威胁的特殊时期,中国作为大国,对协调相关各方、维护世界和平发展具有非常特殊的重要性,既迎来巨大国际机遇,也面临严峻风险挑战,必须保持足够的冷静和定力,扎实做好国际形势分析,包括俄罗斯遭受制裁和应对结果的分析,做好应对最坏局势的极端准备,努力避免盲目冲动、因小失大。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立场。
王永利,经济学博士,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 曾任中国银行副行长、执行董事,Swift首任中国大陆董事,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CEO,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全药网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对货币金融、财务会计、风险管理、外汇储备、人民币国际化、期货及衍生品、金融监管体系、互联网金融、数字币与区块链等,有深入研究,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理论造诣。